青年寰宇札記 - iYouth 青年國際圓夢平臺
:::
iYouth會員

忘記密碼
驗證碼(開新視窗)
::: 首頁 > 青年寰宇札記
   *
青年寰宇札記
*
【選送青年赴新南向國家深度研習計畫】在菲律賓,走進一家不只教英文的語言中心
  單位:社團法人台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
執行青年:張馨云

我透過在菲律賓的台灣人社群,間接知道Mathew這號人物。

他本名是王修駿,2010年剛來菲律賓時,僅是一般大學生服完兵役的年紀。當時他受資助,成為連鎖珍珠奶茶店的「半創業」人。四年後離開珍珠奶茶店,但創業的心仍蠢蠢欲動,他不打算離開菲律賓,轉而向教育這一塊。他先在許多中國人居住的Binondo建立中文語言學校,然而因錯估市場,半年後慘澹收掉學校。之後,他跟合夥人做最後一搏,他們所住的三十坪大的公寓一半當住宅,另一半架兩台電腦,就這樣轉作英文線上課程的事業。

2016年五月份,拓展機會已然成熟,他們在馬卡蒂BGC精華地段租下一間教室,開始了「愛思國際教育」。如今,這間英文教室已經是在菲律賓的台灣人及中國人間口耳相傳,工作之餘加強英文的最佳地點。

儘管透過教育部來菲律賓的目的是了解外包產業(BPO),英文教育產業也使我十分好奇。而這兩個產業的雇員彼此並不陌生,從BPO雇員轉作英文老師的例子所在多有,這與菲律賓人英文程度普遍較周邊國家更好這一事實脫不了關係。

- 初訪語言中心 -

愛思教育(同時是「芒果語言中心」)所在的BGC-位於馬卡蒂的商業區,是由一棟棟充滿銳角的現代化建築,以及整潔種著路樹的馬路所構成的。

在車來人往的十字路口,「芒果語言中心」僅占那棟大樓不到幾坪的空間。坐在大廳,各種語言便從不同角落活絡地響起,竄進你的耳裡。剛到時,我坐在大廳我好奇張望,幾名講著中文的小蘿蔔頭,背著小書包,隨著一名成年女性魚貫走出教室。書櫃上塞滿厚重的英文教材,最頂端則疊著幾副桌遊,菲籍老師循循善誘地與學員對話的聲音,從書櫃後頭傳出來。

Mathew當時在走廊盡頭的會議室中面試者談話,訪問時間因而稍微延誤了。他走出玻璃門,連連向我致歉。早已習慣了「菲律賓時間」的我,Mathew對時間的介意反而讓我略為不慣。

工作告一段落,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轉眼間我們便到了教室對面的咖啡廳。

- 創業,一條不斷嘗試與調整的道路 -

才三十出頭便創業的他,是許多媒體採訪跟演講會上的老手。青年面貌而有著商場世故,他一坐下來便開門見山地問我:所以我要怎麼幫你呢?

在我發問中提到「工作」這兩個字時,Methew注意到並糾正了我。他說他是來「創業」,跟一般來「工作」的人面對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他告訴我,亮麗的街區上林立的建築,許多都是經營線上博弈的辦公室。在菲律賓這並不違法,於是成了中國或台灣商人設置博弈業的地點,並用饒富趣味的口吻說,「如果我七八年前就進入這一行,現在應該變成小主管,賺的錢應該是現在的好幾倍吧?」

一開始經營珍珠奶茶事業時,他的店所在的一條街上只有三家珍珠奶茶,不到幾年,其他商家就像叢林裡長出蘑菇一樣紛紛進駐,那一條街在他轉行之前就已經有十多家珍奶店,可想見競爭有多激烈。博弈業也是。一開始提供的高薪,使台灣人聞財而來,資源跟機會便漸漸受到壓縮。「前幾年,博弈公司還會提供你單人房,還有人幫你洗衣服。現在就不一樣了,四個人要擠一個房間,福利也不像之前那麼好。」

不管如何,作為一個沒有被設定好道路的「創業者」,他一開始就過著自己拿衣服去乾洗店的生活。

「當一筆生意利潤不高的時候,扣一扣,其實行政事務都是免費在做的。我一個月的收入可能還不比英文老師還高。」

他跟教育背景出身的合夥人負責公司的不同事務。合夥人負責教育跟老師這一塊,他則負責客戶這一塊。跟其他線上英文公司不同,他們做的多是機構對機構的接洽,也有提供在菲律賓的中國人或台灣人家教或教室內的課程。

這一區並不是只有他們這一間在英文教育。但當我問起有沒有後起之人加入這個產業的競爭時,他沒多加猶豫,口吻謙虛卻難掩自豪地說 「我敢說,我們在這其實沒有什麼競爭者。」

我從他的話語中整理出幾點原因:第一是他們的市場取向不同。他們沒有擴及以個人為單位招生的英文線上課程,也沒有參與所謂的「英文住宿學校」(提供宿舍的英文學校)。第二,是因為他們積極辦理活動,包括找知名人士演講,假日舉辦馬尼拉小旅遊。這些事情看起來跟英文教學沒直接相關,卻能夠活絡人際連結,形成一個無形而重要的社群。


再者,之所以能不斷吸引學生,也許跟他對老師的要求及訓練有關。在跟英文沒有直接相關的活動中,他們也會幫菲籍英文老師上中文課。曾經也是英文初學者的Mathew表示,這麼做是為了讓老師將心比心,了解從零學習外語的困難度。

他也表示:「我也有從BPO產業轉來英文教育的面試者。他們也會告訴我,教英文比較簡單、壓力比較小。我就說真的嗎?你來這工作就知道了。」 他露出一抹難以參透的笑。他從面試者聽到的說法,也是我從其他人口中聽到的-跨國企業的客服人員常遇到某嘴髒話、充滿歧視的外國人,相較之下,當一名老師教英文心理壓力小很多。

但Mathew告訴我,比起他 「好好先生」 的合夥人,他對老師的標準更加嚴厲。他們前陣子採用不同的評分標準,那會影響老師在起薪之外的BONUS薪水。他細數給我好幾項評分標準,包括:出勤(遲到一分鐘都算遲到)、穿著、應對與態度、學生的印象評分等等。

在他眼裡,菲律賓人普遍性格較為「慵懶」,這也使他在派遣家教上遇到不少困擾。有的人就直接消失,一句話都沒有。手機不接、簡訊不回、FB訊息也不讀。此外,他也很無奈,老師因為「生理期來」或「心情不好」等因素而斷然請假,影響教學品質跟信用。

他遇過有老師因為受不了嚴厲的標準而離職,現在英文事業開業兩年,已經換了第三批老師,最長的只待過八個月,薪水也經歷過一次調漲。他們明瞭,如果再不調漲,面對現在節節攀升的物價,可能許多人才都寧可到周遭其他企業去面試了。

Mathew跟合夥人的事業漸漸有起色之餘,他們也像照顧初生嬰兒一般,沒有餘裕讓自己放假出遠門。他跟我坦承七八年來他從沒去過宿霧,也沒去過熱門的長灘島,這讓我暗自驚訝。

在菲律賓工作的台灣人也許多,但創業者其實不算多。這也是為什麼Mathew一直鼓勵身旁的年輕人來菲律賓尋找綠地、開拓機會。

整個訪談下來,Mathew也改變了我對創業者的印象。比起一個身處異地的享樂者,他更像一個樂於挑戰艱難關卡的gamer,現階段也是任何事情都親力親為的小老闆。「如果事業再大一點,可能就會有人代替處理一線的問題吧。目前為止都是先由我跳下去解決。」

訪談結束,我們走出咖啡廳。已經暗下的夜裡,車輛號誌在他略帶疲憊的臉上亮晃閃動。他問我住在哪裡,他是桃園人,那是個讓我備感熟悉感的地名。我們握手道別,他一轉身,身影便消失在十字路口的人影車流之中。

 
 

圖片1

BGC商業區聳立的高樓大廈
人氣 [ 110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