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寰宇札記 - iYouth 青年國際圓夢平臺
:::
iYouth會員

忘記密碼
驗證碼(開新視窗)
::: 首頁 > 青年寰宇札記
   *
青年寰宇札記
*
【選送青年赴新南向國家深度研習計畫】柬埔寨法律援助組織實習經驗分享
  單位:東吳大學
執行青年:李采宸

實習機構簡介

這個暑假前往的實習機構為International Bridges to Justice,其總部位於日內瓦,目前在超國30個國家提供法律援助的服務或是訓練,其服務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的基本原則, 致力於保護開發中國家之個人基本權益。具體來說,IBJ致力於保障所有公民皆能享有法律的保障,避免受到殘忍和不當的懲罰,並且同時有權獲得公平審判,在初期便能有執業律師的協助,免於遭到酷刑或是殘忍的對待。

同時,IBJ希望能夠保障這是一個人人都瞭解自己權利的世界,在實際遇到問題時能提出自己的需要。因此透過收音機廣播、鄉村權利意識活動、監獄權利意識活動,促使大家都能夠了解到自己能夠享有的法律權益,不讓法律資源成為有錢人的專利。

我這次選擇了柬埔寨金邊作為實習的地點主因為柬埔寨為IBJ第一個設下的據點,主要原因便是IBJ在柬埔寨有長期的耕耘和成效,可以使我在實習期間對這個組織有完整的觀察和認識。

柬埔寨的法律制度在紅色高棉政權期間完全被摧毀,律師人才仍嚴重的短缺,大部分的律師都聚集在首都金邊。這次在實習的過程中,前往了幾個柬埔寨的偏鄉,其法官表示,整個鄉省份只有兩個律師,一個為私人律師,另一個就是IBJ的律師,可以看到人才實在短缺、資源實在匱乏。

我所前往金邊的期間,柬埔寨的民主制度十分動盪,現任總理洪森於2017年解散唯一可以與現任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CPP)」抗衡的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又於數月後將獨立媒體Cambodia Daily倒閉,導致各國政府紛紛表示不滿,而這也直接影響到了IBJ在柬埔寨的運作由於IBJ採取了獨特的運作模式,我們與政府的司法機關、警察局等簽訂多項協議,為的是要與政府合作並非抗衡,已透過此種方式來使法律援助的進入司法體系當中。然而柬埔寨民主的崩解導致各國援助資金撤出柬埔寨,更由於我們與政府的密切合作,導致大部分的援助機構不信任此筆金錢的流向,而中斷提供資源,因此我在柬埔寨的期間,因為沒有經費的關係,實際所執行的活動比預期的少,卻也因此有更多機會可以訪談不同的NGO領袖。

柬埔寨法律援助體系概況

在柬埔寨目前的法律現況來說,若是犯有重罪的犯人,法令強制規定需有律師替他辯護,這邊的律師告訴我這其實是一大改革,在15年前,我們的機構前往司法單位,解釋辯護律師的重要性,大多數的執法人員都回應道,柬埔寨不需要這個制度,但在15年後,司法單位皆紛紛開始意識到法律援助的重要性,若是犯人沒有辯護律師,法官會聯絡IBJ,希望我們能夠派出律師提供協助,而這也是我們和政府關係密切合作的原因之一。

雖然看似完善的法律援助資源,然而若在後期才獲得執業律師的協助,案主多半早已在初期會遭到警方不當的對待,如:矇眼後行刑逼共,以不提供食物的方式使其認罪,在法院上訴時也難以向法官證明,因爲沒有實際證據,多半時候眼睛也被矇蔽了。

在遇到一般的情況的案件時情況更為嚴重,案主時常因為沒有錢或經費,無法聘請律師,服刑期滿仍沒有辦法申請假釋,只因為沒有律師協助,法律原應要人人平等,卻反而使貧者更貧。富者更富。


柬埔寨矯治體系概況

因為在實習的過程中,有多次和律師前往監獄訪談的機會,因此有機會了解到柬埔寨目前的矯治體系運作,柬埔寨在各個省份皆設有監獄,在金邊更是有額外關重罪犯、政治犯、青少年的監獄,期間遇數量之多,令我捏一把冷汗,在這個人口數只有1600萬人的國家,監獄數量居然高達29間。

而監獄內目前面臨到最嚴重的問題就是監獄超收,主要原因是政府現在嚴懲毒品犯,而造成大量的毒品犯被送往監獄,監獄也只能不斷超收被送進來的犯人。

在訪談果程中,很多犯人都表示在獄中仍有虐待、被打、沒有飯吃的情形發生,根據Licahdo的報告,每位犯人一天的伙食費僅有約台幣20元,因此造成監獄中多有賄絡等情形發生,有錢的便可以在獄中過上較好的日子。

柬埔寨的矯治體系比起矯治更重於懲罰,大部分的人,甚至連我們機構的律師都會認為,如果在獄中過太好,他們就不會怕犯罪了,我自己本身是非常不認同這點,即使犯了錯,仍應該保障其基本人權,而進到監獄最主要的目的應該是要防止其再犯,提供其職能培訓的機會,以真正的預防勝於嚴厲的懲罰才以可能有效降低再犯率。


司法制度下的文書作業

柬埔寨IBJ時常面臨到很大的困難是柬埔寨仍處在一個以文書、紙張為主的工作環境,常常判決書沒有拿到,因為寄錯了監獄,就因此被多關了好幾年,仍不清楚自己的判決結果,又或者是申請了上訴,法院卻沒有拿到上訴書,導致其無法享有再上訴的資源,種種問題常讓我不敢相信,居然會因為文書作業影響到一個犯人被關的年限。

同時,當地的書記官因為薪水不高,若要請他們幫忙找尋案件或是拷貝文本,多需要另外附上小費,在柬埔寨不得不說是一件常見狀況,然而也會因此影響到IBJ的運作,因為沒有辦法像私人律師一樣附上大筆金額,導致文件的處理被排至最後,進而影響到我們作業上的困難。

目前29所監獄,僅有一所將資訊電腦化,目前因為人力的便宜,此一情況很難翻轉,而我也很詫異,聯合國知悉此一狀況後,沒有太大的作為。


柬埔寨司法制度下社工的介入

這原本是我實習的最大重點觀察目標,但反而實際接觸後,完全沒有見過任何司法體制下的社工。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個案件為我們機構律師辯護的對象被指控使用暴力並且意圖強姦,在潛入受害者家中後,以掐脖子、賞耳光的方式試圖侵害受害者。我們的案主,也就是被告,表示自己因為在醫院上班,所以朋友請他去看受害者身體狀況,其並沒有要侵害他的意思,僅僅想要協助她。

不論真相為何,在訴訟過程中,提告被害人僅在加害者身邊,沒有任何阻隔,沒有任何社工陪同,重複不斷地將當天所發生的事情重複陳述一遍又一遍,假如提告真的有遭受到侵犯,就是不斷在傷口上灑鹽,經歷二度傷害的歷程。

在台灣,性侵案件中如何友善被害人雖然還有進步的空間,但是社工人員依法可以陪同被害人進行整個偵查與訴訟的程序,目地是輔導與陪伴受害者。

這起案件第一此為性侵案件,第二提告被害人僅17歲,屬於法定為成年人,不論怎麼看都覺得應該要有社工員的介入,然而在柬埔寨的社工系所於2012年才有第一群社工系所大學生畢業,此項諮商專業更是因牽涉文化、語言等因素,是外國非政府組織較難插手。

實習期間與Royal University的社會學系教授談過此一漏洞後,了解到現階段的政府上不重視其必要性,沒有安插相關職缺,社工系也並沒有開設專業課程,現在正期盼能透過NGO的推動來逐步促使政府重視。


實習內容

1.募集資金
有鑒於前面所描述柬埔寨IBJ目前的概況,我們處於嚴重缺乏資金的困境,原先在柬埔寨8個據點(涵蓋16個省份),因為資金的缺乏縮至6個據點(涵蓋12個省份),我在實習過程中的一項很重要的工作便是撰寫提案,在有Funding機會釋出時申請。在實習的三個月內共撰寫了四份計畫,除了一筆約為20萬美金的兩年期計畫,一份遭拒,其他兩份仍在申請當中,自己對成果相當滿意,希望機構的努力能夠獲得更多支持。

而在這個看似無聊的過程中,卻讓我更加清楚了解到IBJ的整個工作內容和項目,以及機構資金募集的方法,如何撰寫可行的方案和切合到主題,都是未來若有機會在大型國際組織工作很重要的能力所在。

2.法庭旁聽
在IBJ律師有案件時,便會帶著我到法庭旁聽,雖然自己並非法律系專業,但卻能從過程中更加了解柬埔寨的司法體系運作,每場開庭平均會審8件案子,可以了解到法官面對不同案件時如何判刑、不同的法官將會如何影響到判決等。

在過程中看到IBJ律師的熱忱和專業,站在犯人的一方辯護其實常會面臨到很多心裡的交戰,但要堅定自己的信念,不論他是否犯了罪,他都仍應該享有法律資源,我們透過法律援助,讓案主知道,沒有人放棄他,我們正在為了你辯護,也請你不要放棄了自己。

3.監獄訪談
真正進到監獄訪談的機會並不多,主要是在幫機構撰寫success stories,柬埔寨監獄並未限制可以訪視的時間,因此可以完整的訪談犯人的整個故事,和犯人相處的過程中,你不再以他所犯下的罪來定義這個人,反而逐漸了解他的家庭背景、同儕等,為什麼他會犯下這樣的罪行,將他看作是一個完整的人,加入社會學的角度,試著去同理案主。

過程中,可以看到因著律師的幫助,使他們重新展開希望,不再對自己的案件灰心喪志,被誤判的案主更是像看到唯一的曙光般,用法律作為武器,是文明社會的象徵,也是每個人都應該享有潔淨的武器。


4.NGO會議、聯合國會議
這次實習最意外的收穫辨識有機會和柬埔寨司法部長、大型NGO領袖,甚至到聯合國參與了多項會議,因著機構人力的短缺和長官的信任,我常獨自一人前往會議報告機構目前的現況和面對的挑戰,代表機構分享柬埔寨目前不公正的司法制度和人權議題,也因而在過程中結識了重要的官員,更是了解到柬埔寨更深層面的人權議題。

我們的機構因為和政府有著密切的合作,除了面對貪腐貪污的官員,其所說的言詞仍要有所保留外,我們並沒有遭遇到從政府而來太大的阻礙,反而是許多報社、媒體、為了言論自由奮戰的媒體,在這次的大選後面臨了嚴重的挑戰,許多人權團體被迫停止活動,政府的一個NGO黑名單,讓柬埔寨的言論自由和民主大大停擺,獨立媒體Cambodia Daily因為時常發佈貪污、資源浪費、環境權力保障等敏感議題文章,被政府宣布倒閉。

柬埔寨的民主制度一直備受挑戰,卻時常不被受到關注,有一位NGO領袖直接和我說道,「不久後,柬埔寨的言論自由將死。」這是任誰都不樂見的結局,柬埔寨已經歷過足夠的歷史苦難,不該再讓民主倒退了,若是國際非政府組織能夠提供協助當然很好,但我也在這些會議中,看到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渺小,就連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OHCHR) 能做的都非常有限,很多議題雖然不是短時間內所能解決,但有沒有走在對的路上卻是非常關鍵,不該讓各國的努力都沉入大海了。

總結

這次的實習其實大開了我的眼界,原本實習的意指是希望能夠以社工的思維來進到柬埔寨的司法制度和矯治體系中,結果反而讓我有機會剖析許多柬埔寨的人權議題,在三個月深度研習中,有歡笑也有淚水,看到了自己的愛莫能助、也看到了自己更廣闊的機會,很感謝教育部這三個月的補助和IBJ給予的機會,讓我收穫滿滿的回到台灣,準備回饋自己的所學也準備好再次出發,挑戰更大的舞台,繼續為著被埋沒的聲音發聲。
 
人氣 [ 17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