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寰宇札記 - iYouth 青年國際圓夢平臺
:::
iYouth會員

忘記密碼
驗證碼(開新視窗)
::: 首頁 > 青年寰宇札記
   *
青年寰宇札記
*
新南向深度研習計畫-泰國移工權益的先鋒者: HRDF人權與發展基金會
  該基金會為配合泰國國家文化議會(the Office of the National Culture Council) 的計畫,於 2000 年成立,將辦公室設於首都曼谷(Sutthisan 地鐵站附近),由一群人權律師與相關人士所組成,是一個營運多年、組織架構健全的非營利組織。該基金會主要關注的對象在全泰國境內工作的外籍勞工,多以緬甸籍勞工為大宗。關注議題分為權益提倡的網絡建立以及提供法律途徑協助兩大塊。

前者的工作項目多是以草擬與執行來自國際勞工組織、國際移民組織,甚或是歐盟與聯合國的專案計畫,發展出針對外籍勞工權利保障的應對措施,而近期新頒布的泰國外籍勞工法,更是讓全泰國的非政府組織緊急召開許多商討會議,藉由分享關於外籍勞工不同權益面向的資訊,以試圖建立一個更緊密的合作網絡機制,應變更多緊急情況。而我所實習的人權與發展基金會,正是以提供完善與專業的法律訴訟服務,因而在曼谷的非政府組織界佔有一席之地,也因此與更多主要提倡教育、文化與權利的組織性質互補,一齊增強與改進。

後者則涵蓋了提供法律訴訟的服務。由於我所實習的基金會主要是以幫助外籍勞工打人權訴訟為主 (起訴的對象則多是涉貪的官員與執法人員) 因此多數同事都是名校法律系畢業,許多都已經持有正式律師執照。透過不同的訴訟案,本基金會也致力於找到能夠向刑事法庭提「策略性訴訟」的特殊案件,以利泰國的刑事法庭在日後遇到相關案件時,能夠做出有利於外籍勞工的判決。我所實習的基金會曾提出五次策略性訴訟案件,勝訴三次,敗訴兩次。若問及為何只有五次,那是因為每一次的策略性訴訟案件要價不斐,且律師需要做足事前功課以及正確案件的篩選,方能在日後讓法庭遇到相關案件時,有參考依循並且使外籍勞工獲得更廣更長久的效益。

當然,除了致力於建立網絡與策略性訴訟外,我所實習的人權與發展基金會也極力在各種與政府機關的會議或訪問時,給予適當的建議,盼求在各種努力下,能夠將外籍勞工的權益最大化,並在有限的資金下,建立以專案式、提供外籍勞工長期協助的計畫為主,而非短期的權益倡議活動。我所實習的基金會一直相信改變要從政府開始,並認為從外籍勞工上門申訴的個案中汲取經驗,並在歸納後回報給政府,以期在制定未來政策時做出改革,是一個最有效率也是最具影響力的方法,當然,策略性訴訟就是其中一種方式。不管是我的同事,亦或是我的上司,都不斷的在為外籍勞工奮鬥著,也因為這樣,他們鼓勵我到其他田野辦公室去訪查,去探查田野真實的情況,了解何謂被壓迫的人權。

因此我到了距曼谷一個小時車程外的馬哈差漁港、東北方的古城清邁,以及位於泰緬邊境的美索,這三個地方都有田野辦公室,主要負責的項目除了汲取更多外籍勞在生活與工作上遭受不平等待遇的個案經驗(勞雇薪資糾紛、工作意外賠償糾紛、非法合約、過渡性勞役等)之外,也提供法律諮詢的服務,一方面讓外籍勞工知道新法上路將造成的改變,一方面也讓外籍勞工知道權益受到侵犯以及壓迫時可以用哪些方法為自己爭取權利,並尋求田野辦公室的協助。這三個地方的辦公室皆位於較不為人知的巷弄內,有一說是因為人權基金會通常都像是在跟資方對抗,因此低調行事風格行之有年,也像是在默默地為國家的未來做出改變。值得一題的是,三個田野辦公室皆有實施「外籍勞工正義專案(Migrant Workers Justice Program)」,一項專門在為外籍勞工提倡權益的專案,裏頭除了基本法規諮詢服務外,也有基礎的職業訓練課程。另外,在美索當地也有成立「勞工法診所(Labor Law Clinic)」,以就地服務更多的緬甸外籍勞工。

雖然一直不斷地在努力著,不過誠如我上司所說過的,基金會也是走一步算一步,並沒有一個終極目標,原因是泰國多變的政治局勢早使他們頭皮發麻,不敢對於未來有太多想望,但是「能夠做就盡量做」,這是他們教會我的,也是我走訪三個田野辦公室後所體悟到的道理。社會議題總是需要有人投身,縱使漩渦很深,但正是堅定的信念讓這基金會始終屹立不搖。如今十七年過去了,我所在的基金會剛新進兩名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而我所位於的「人權區 (Human Rights District)」正迎接著許多歐美實習生的到來,在詭譎多變的政治氛圍中,展現另一股剛毅與自信,昂首向前挺進。

 
 

圖片1

我所實習的人權與發展基金會
 

圖片2

在走訪清邁田野辦公室前,我與同事訪問了清邁就業局的工作站,當時後在處理雇主申請移工工作簽證的手續
 

圖片3

在聯合國領導的一次會議中,希望與會的所有來自東南亞國家的NGO可以集思廣益想出對於
人氣 [ 564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