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iYouth青年國際圓夢平臺

:::

最新消息

2015年時,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orld Anti-Doping Agency)出版了一份報告,指控俄國當局系統性地幫助旗下運動員服用禁藥,好讓他們在頂尖國際賽事中取得佳績,而 2016年時,身為前俄國反運動禁藥實驗室負責人的羅德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也出面爆料出更多內幕,引發了國際體壇對俄國的不滿,差一點就讓俄國被 2016年的巴西里約奧運拒於門外。

在兩年後的 2018年平昌冬奧上,俄國運動員們的參賽資格也因為禁藥風波而受影響,只能以「俄國奧林匹克運動員」(Olympic Athletes from Russia)的身分參賽,賽事期間需要升起國旗、播放國歌的場合,也都以奧運旗幟及《奧林匹克會歌》(Olympic Anthem)取而代之。

然而,這起禁藥風波還未落幕。 2019年,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在調查來自莫斯科反運動禁藥實驗室數據的過程中,又從中發現了俄國涉嫌竄改數據的證據,導致俄國在同年 12月遭判為期 4年的國際賽事禁賽令——這意味著在此期間,俄國運動員只能以中立地位參賽,俄國的國旗、國歌、國名等象徵都不能出現在國際賽場上。

與 2018年平昌冬奧的情況相似,在今年的東京奧運上,任何有關俄國的國旗、國歌等都不會正式登場,而在奧運的官方文件裡,提到俄國代表團也會因為「俄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一詞中包含俄國的國名,因此原則上只會以縮寫「ROC」的方式呈現,而不會拼寫出全名。

此外,在各國代表進場、選手奪牌等需要升起國旗的時刻,俄國將會升起俄國奧委會的旗幟,國歌則會以俄國音樂家柴可夫斯基(Pyotr Tchaikovsky)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 1)取而代之。